川贝养生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食疗养生 > 正文

广州男子将进行辟谷断食60天实验(组图—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2021-10-13 | 来源:未知

  明天,又有人要开始挨饿了!而且,这一饿,就将是15天,在15天的时间里,他将只喝水,不吃任何东西。并且,这一次15天不进食,如果活下来,他还要进行60天不进食的实验。

  彭艺勇:么对于民族文化要继承,西方的进的技术,他们的断食疗法也要学习,所以中西要,上,我过去是只有53天的,辟谷断食的经验

  主持人阿丘:话说这种以不吃东西,吸引人们注意力的活动,出现,去年,美国的大卫·布莱恩在英国饿了44天,一个多月以,咱们的一位四川中陈大夫又饿了49天。

  彭艺勇:定位他是个商业表演,那么他有收入,那么我们这边我在医院里做,我没有收入,没有门票收入,我只是在做一个严谨的学实验,是为了拿学据。

  主持人阿丘:彭艺勇,广州一保健品公司的董事长,他要拿样的科学数据呢?他说,他要用数据证明,十几天,数十天不吃东西,而且并不是只有超人能,任何人掌握了他的方法,都可以,掌握了这种方法,可以用来治疗一些。而他方法,来源于中国古代的一种修行方法——辟谷。

  彭艺勇:灾难生存的话,如果你心理处于一种辟谷的状态,甚至你学习过,特别是矿上的矿工,学习过这种方法、这种方式,那你就不同了。那比如说 航天事业,杨利伟上去如果是要呆上十天、二十天,他可以不吃,那么对设计,航天飞机的设计就可以改进,对不对,食物的储存一些空间就可以减少。

  原理,那么我想,首先我想打个比喻,就是说比如说我这个人,今天我来到广州,我有一个银行卡,那么我银行里面是有数据的、有存款的,我这个银行卡我说身上没有一分钱,能不能在广州生存?如果我忘记了这个银行卡的密码,我能不能够生存?我想我寸步难行,那么实际上来讲,我们人体的体,其实有一个能量的银行和物质的银行,那如果说我们能够找到这个银行卡、这个密码、这个方法,那么我们就可以这个银行里面,需要我们的物质,需要我们的能量。

  主持人阿丘:神吧?!据彭先生说,如果试验,他还申请诺贝尔医学奖呢。不过,最近有个现象,凡想挨饿的,得特神。那位四川的老中医说,他可以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而且也有精神追求,说是要弘扬祖国医学。

  说的再好不如做得让人放心,四川的那位是万事俱备了,才找记者。这一回彭先生倒是提前打了招呼。5月23日,我们接到了彭先生的邀请,这让我们有机会,看一看这实验,科学实验!是怎样准备的。也看看是怎样对待彭先生的实验的。

  主持人阿丘画外音:我们的记者在广州见到彭先生时候,他正在一家医院脑外伤癫痫吃什么药准备改造一间病房,这是他断食期间要住的,是一家民营医院提供的。彭先生说,在这家医院之前,他曾经与另一家医院洽谈过合作断食实验的事情。

  彭艺勇:那么它的院长是有这个意向,那么院长出国考察了,那么是三甲医院,后来是上面有一些引导,这个搞什么,你是一个医院就好好给人看病,是吧 ,人家病人住院就行了,搞这个什么实验干吗?

  他没想到,后来找到这家民营医院的时候,副院长与他谈了5分钟,就决定与他合作。

  吴哲生:因为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我信这个东西,因自己搞肿瘤里面就涉及到很多辟谷这个问题。另外我想说,通过这个辟谷这个东西来检验人体究竟极限到什么,另外老实说我想说通过这个活动。广州医院都能知道我这个医院,只是我不隐瞒我这个观点,为什么呢 ?因的医院刚组办,而且我就是搞中医,我太太是做中医的。

  主持人阿丘画外音:而这位吴副院长的妻子,也就是这家医院的法人代表,黄院长对彭艺勇的断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黄院长:除非我亲眼见到人家做得到,要不然我不是很相信,因为你从理论上也好,我觉得这时间太长了,我觉得人体承受能力,可能没有那么长的时间说完全不吃一些营养。

  主持人阿丘画外音:黄院长说,为了进行辟谷的医学观察,她最终同意了在自己的医院进行这次实验。

  主持人阿丘:彭艺勇要进行断食实验,是受了四川老中医绝食49天的影响,而对于四川老中医的绝食质疑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所以尽量减少质疑的声音,也成为彭艺勇的准备活动之一,在见面之前,彭艺勇在电话里要我们帮他一个忙联系曾质疑四川老中医的司马南先生,请他去广州监督自己的断食实验,我们还真帮他联系到了司马南,让我们来听一听司马南怎样看待这件事。

  司马南:我没有这个兴趣,第一,我不是实验科学家;第二,我本人不做这个事情;第三 我对他们这种表态倒是表示欢迎,但是他们选错了对象。这话不应当跟司马南说,这话也不应当由媒体来转达给司马南,这话应当直接跟中国科学院说或者跟中国医学科学院说和足够的科研机构说,然后悄悄进行实验。像他这种方法,通过中央电视台记者转达给司马南,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在媒体传播过程当中之放大招惹更多的人来注意。他们这样做只有炒作的作用,没有具体的、实际的科研的意义,所以我不会接这种所谓的招,我也不是具体科研人员,我这个。

  彭艺勇:我认为他是个科普专家,他站在对立面怀疑这个事件来讲,我们是找对人了,因为我们就是要跟怀疑者打交道,我们如果让我们最怀疑的抽搐怎么办啊人、最有权威的最怀疑的人认可了,那么科学就进步了。当时我没有想到炒作,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报道这个事情,对不对,你认为我炒作,我也可以,炒作有两种:一种是有利于发展的,为什么国家有这个新闻机构,有这样的一个媒体机构在这里,为什么不去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呢?

  司马南:哪个zhi?的“致” 致敬礼的那个“致”。那我承认,但是说绝食能够治病,那这种解法我不相信。因为他同样没有证据证明,他断食就能够治病。

  彭艺勇:科学史上很多理论,首先是想像,有的天才像爱因斯坦这样的他就是理论,横空出世,不断的思索想像,想像的东西它形成了,而后面的人去证实它,我也别人怎么说,只要我认为是真理,只要我认为是对的,只要我认为对社会进程是有益的,不会是有害的东西,只要我认为是合法的,我别人怎么评价。我会。

  主持人阿丘:为了尽量减少公众对断食的质疑,彭艺勇和他的合作医院,做了一些设施和程序上的准备。

  吴哲生:那么这个门,外面锁里面开不了,天花板我们考虑到,因为它里面是空的,我们会做一块宝丽板把它挡住,整块,做两块到三块,把这个封顶封起来,那么这个射像头我们准备放四到六个,那么就是说,括他们洗澡和上厕所都能照到,他们要方便的话,方便的话他可以盖住,只能这样,为了公正起见,我们只有这样做,还有查抽血、验尿,我们开始准备说每十天做一次检查,在开头时候每十天有公证人员情况下把门打开,把经过检验好的水放进来,比如几桶饮用水放进来。

  赵晋福:我们搞的话,不仅仅是创造什么吉尼斯纪录,而是的话在临床是不是做一点研究,我想这倒是可以考虑的,同时国外有断食医院,断食治很多病,这个就是临床,但是临床你观察,那么就是病人在这么多天里面不吃饭、只喝水。那么这个情况下,每一个时期,他的身体里面的的肝脏的功能、肾脏的功能电解质的变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因为只有摸准这个以后你将来才能考虑到,我说搞一个断食治疗,他要多少天?比如我们搞一个数据出来,就是说十天对别人影响不大,还是十五天影响不大,那我们将来这个治疗的话,就定在这个了,这个病人治疗你不能超过十五天。

  主持人阿丘画外音:为了取信于人,彭艺勇开始想找公证处,对他的实验进行全过程的公证,没想到公证处只答应做文件的公证.

  彭艺勇:比如说我这个实验完成了,那么医学专家、各方面人员见证了,前面这个实验很成功,那么这样的文件再交给他,他就做第三方,这个文件是有效的、真实的,再盖上他公证处的章,这就是对文件的公证。

哈尔滨癫痫医生咨询   姚伟鸣:因为他这个实验,是一个涉及医学上的问题比较多,而这些医学方面的知识,只能靠有医学知识和经验或者这个能力的个人或机构去进行,我们是从法律的角度去进行公证

  彭艺勇:我想讲就是,很多对立面他们都曾经表态过,公不公证并不重要,科学实验不看公证,伽俐略他把那两个球,大球、小球从那个塔上面。比萨塔往下扔,就是大家看,没有找公证处吧!

  主持人阿丘:彭艺勇宣布要断食60天之初,还邀请了来自新疆的一位许医生与他一起进行断食,但是一起准备了不到半个月,许医生就不辞而别回了新疆,他对媒体说,他退出的原因是实验没有直接公证,条件太宽松会给人以口实,不过许医生的退出,没有影响彭艺勇继续实验的决心,他按照计划找到了一家网站,请他们对自己将要进行的断食实验,进行全程直播。

  李勇:我们的基本态度,也是对这个实验存疑的,而这块,我上次在广州的时候,我提出了我的意见,我们觉得这个实验的一个方法,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还有经过更广泛的一些专家、学者,甚至包括公众这样一个验证认可,任何的表演成分,我觉得我并不是特别的看重。

  彭艺勇:站在我这个角度,我是因为我过去有这个经历,对不对,我开展这个实验,肯定是真实的、严谨的,是没有任何作假的可能,但站在你们的角度,因为可能你们没有这样的经历是吧,所以说站在质疑的立场上,慎重的态度,我认为是很合理的,但我们说通过加强沟通。

  李勇:这句话来讲的话就是说,我们在决定去或者是参与这件事情,或者说决定完全不参与这件事情,我们对这件事情保持一定关注,我只能这样讲,不能决定是不是直播。

  李勇:我担心的就是说我们三九健康网,现在是全国的,这样一个健康的网络媒体,但我们后面有很多的网友支持,而且他们给了我们很多信任,如果这个活动是一个闹剧的话,而我们又是在其中扮演一个非常不光彩的角色,我觉得我们将来会没有任何生存的空间。

  主持人阿丘:5月25日,在一次会议上,中国科协对四川中医陈建民绝食事件发表了意见

  郭正谊:第一个经过考察,今年三到五月在四川雅安避峡的老中医绝食49天的表演,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炒作与宣传没有科学依据;第二这次表演自称是挑战生命极限,但未经过任何科学权威的机构监测与验证,而且在表演过程中,一直有不科学的现象发生,所以这不是一次科学实验,我们反对一切打着科学旗号的各种非科学的表演。

  郭正谊:中国古代就有所谓的辟谷,辟谷是什么呢?辟谷就是说不吃人间烟火,但是他合肥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还是要吃各种的野果,挖个人参、挖一个何首乌、挖一个黄精、挖个地下的根状物充饥

  记者:如果抛开这些商业炒作和宣传,你觉得这个实验,这个绝食实验的本身有意义吗?

  郭正谊:没意义!那已经有了初步结论了,但个身体素质不一样,身体素质不一样的话呢,你也可能能够光喝水,不吃饭熬,也许另外一人能熬八天,这也就是那个界限,反正熬十五天准死。

  主持人阿丘:5月31日,彭艺勇决定,谨慎起见,先进行为期15天的实验,如果成功了,隔一段时间,再进行60天的断食实验。

  彭艺勇:我想这是梦想,就是说我大学的时候,我物理成绩很好,我就想这物理学家,我就想在这个理论方面去研究,这是很大的快乐,但你因为做这件事情,你就看到很多科学他们优良品德,这些品德它们会给人感觉到,这样做人是很快乐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欺骗,对不对,而真正全心全意想的是为别人带来一个好的东西,给别人付出,带来好东西是多快乐的事情,但是你做了一个人们都不相信,可是你最早去做了,最后面它改变了,人们接受了,给人带来很多的好处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一生才不枉活一生,那种愉悦是从内心深处产生的。

  主持人阿丘:彭艺勇是一家保健品企业的经营者,他的企业在这之前,遭遇了很大的困境,他也并不讳言,断食实验与他的公司经营密切的关系。

  彭艺勇:我不要告诉别人,我现在是为了这个活动,我在我的实验室里,也把我的横幅打上去,我没这个想法,但是我主要希望,人家知道我这个人,这个内心世界,我们的责任感,我们对科学的奉献精神。

  主持人阿丘画外音:明午11点,彭艺勇将走进这间改造好的房间,开始他为期15天的实验,那家健康网站也已经决定,届时将进行网上全程直播。

  主持人阿丘:绝食,或者说断食的活动又要开始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以科学实验的名义,科学的名义让一些人肃然起敬,也让一些人小心谨慎,更让一些人一怒之下不屑一顾。这科学实验的真伪究竟,我不是专家,不敢妄作评断,但我想,这其实也不难判断,关键是看,有关的人是不是真的想探究真相,愿不愿意扎实地调查,研究。我觉得啊,有一种东西可能比某一项科学实验更重要,那就是对待事物的科学态度。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周一至周五23:30首播,次日4:40,16:30重播

  四川中医直面反伪斗士司马南激辩绝食49天线天:四川老中医对话司马南(组图)2004-05-19 23:54:21

返回首页>>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